吳曉求:從改革創新和技術理解金融供給側結構

  5月11日,由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、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(IMI)聯合主辦的“貨幣金融圓桌會議·2019 春暨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閉門研討會”在中國人民大學順利舉行。本次會議以“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為主題。出席會議并在會中作了“從改革、創新和技術突破理解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的演講。其發言表示,理解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應該首先從金融支付清算、資源配置和風險管理這三項基礎性功能出發,理解金融發展的客觀規律,改革、創新、技術突破均對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揮重要影響。

  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,人均GDP已經達到了1萬美元。在這樣的大國經濟中,人們自然會產生一種與人均GDP兩千美元時所不同的金融需求,這種內在的需求源于金融發展的客觀規律。中國金融體系存在供給缺陷和結構性錯配的問題,如果我們不適應這種規律,中國金融的競爭力就會下降,金融的效率也會大幅降低。

  這個命題同時也是金融與實體經濟關系的本質。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,需要一個既能持續穩定推動中國經濟增長,又能提高金融效率的金融體系。

  在這個命題下,未來,對于存量部分要有效疏導,對于增量部分要推動改革。其中,最重要的是,在結構性改革中,首先要加深對金融的基本功能的理解。按照我們通常的理解或按照金融功能理論,概括地講,金融至少有三大最基礎性的功能,且這三大基礎性功能在不同的發展階段,它們各自的權重和邊際移動方向是有所不同的。第一,支付清算功能。現代社會離開了金融,就沒有完善的支付清算體系,經濟效率是比較低的。第二,資源配置功能或者融資功能。跨期的資源配置非常重要。第三,風險管理功能。風險配置主要是流動性安排,通過交易以及金融產品設計,實現實體經濟,特別是處于成長期的高新技術企業的風險跨期配置,從而推動一個國家的產業升級換代。此外,金融的財富管理功能也很重要,信息提供、激勵機制也是金融重要的功能。

  我們不少人把金融理解為資源配置,或者直接理解為融資。金融業的早期的確是這樣的。但是當一個國家發展到一定階段后,金融的前三個基礎功能的占比、順序會發生很大的變化。我們思考問題時應遵循金融發展的客觀規律,指的就是尊重這些功能邊際變化的規律。在相對傳統的金融體系中,通過中介提供融資是最主要的途徑。但現在無論是支付清算還是融資服務,均存在脫媒的趨勢。

  金融脫媒在實踐中就是發展金融市場,特別是資本市場。資本市場是金融脫媒的重要載體,也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實體形式。因此,金融供給側改革,簡單明了就是要大力發展資本市場,構建現代金融體系。

  比如設立科創板對應的是風險配置問題,因為資本市場不僅僅要解決成熟企業的上市融資問題,更要解決新興企業的融資問題,幫助它們通過資本市場分散企業未來成長中所產生的風險。所以,科創板可以更好地提升金融的供給效率。

  金融市場產品要有多樣性。近年來,金融監管暴露出一些問題,主要源于監管部門懼怕市場的復雜性和工具的多樣性,認為多樣性的金融工具會帶來新的風險,忽略了這些工具所帶來的更高效率的金融服務。這些工具可能帶來了過去所沒有的風險,但它們同時也化解了過去存在的更大的風險。

  所以產品的多樣性顯得特別重要,需要堅定地進行產品創新。產品創新不僅僅是基于市場進行創新,也要基于市場以外的部分,這就是所謂金融供給側改革的重要內涵。

  第二是創新。沒有金融創新,也就沒有所謂的金融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。創新包括機制創新、市場創新、產品創新、服務創新。

  第三是技術突破。金融離開了技術,會處于比較原始的狀態,而高新科技特別是信息技術又推動了金融進一步脫媒,信息技術突破了傳統金融的時空約束,使得金融服務可以更有效率,這在第三方支付中表現得尤為明顯。技術進步對金融有很強的滲透力,金融應當歡迎新技術的到來并且積極推進與新技術地結合,創造出新的金融服務形式,這也是金融供給側改革的重要內容。

  所以,我認為改革、創新、技術突破,這三點對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尤為重要。有些人理解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比較靜態的,似乎僅僅理解為一種簡單的、傳統的服務形式或產品結構的變化。而事實上,它強調的是市場化基礎上金融體系的結構性的改革。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快三平臺全天計劃_快三平臺人工計劃_快三精準計劃平臺 ?吳曉求:從改革創新和技術理解金融供給側結構

?
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